• 2009年11月29日

    冷调新疆 - [新疆事件薄]

    把2007年去新疆的照片又重新整理出来了。

    从视觉上,我比较喜欢暖色调的。

    但无奈最近天气阴冷,也影响到了心情。

    于是把新疆的照片处理成冷色调的。

    这么一看,我的新疆之行一下就从秋季后期处理成了夏季。

    不过夏季旁边都有积雪也是很有意思的体会呢。

     

    nEO_IMG_DSC_9634

  •     处理好地平线的位置;如果上三角脚的话,脚架上有水平仪,另外,最近的一些新型DSLR在机身内部也有水平仪。水平线是否能保持水平是一个摄影者的基本功
             裁剪去你不感兴趣的部分;虽然是后期处理的内容,但在先期的时候就要考虑到哪些要被裁去,而且考虑下自己相机的像素是否可以支持。
             有意识地让拍摄对象处于你觉得应该的位置,而不是它刚好所处的地方;多走动,以找到合适的构图点。
             运用透视效果,这样所有的线条就能构成一个图形或者把眼光吸引到主要拍摄对象;有意识地去观察由颜色和光线构成的线条。
             运用三分法。  黄金分割,很多小DC都有九宫格的取景构图,请打开它,拍照的时候,将主体设于四个黄金分割点。

    nEO_IMG_DSC_9086

  • 旅行到底要花多少钱?

    以前组织活动的时候,老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最烦被问这个问题。

    只是告诉说我的旅行不会太奢侈,也不会追求费用的最低。

    基本出来之前都没有好好算过要花多少钱。

    今天整理新疆的文章,发现每次我找的财务都是挺认真负责的。

    记的账也分外清楚。

    我们07年国庆期间去的新疆,北到哈那斯,白哈巴,南到喀什,一共十三人(瞧这数字),我感觉我都快成华仔了。历时20天。

    一人花费的费用,除了乌鲁木齐来回的机票一共4123还包括了喀什飞乌鲁木齐的单程飞机,好合算啊。

    nEO_IMG_DSC_9128

     

  • 不知道是时差、作息、饮食问题,还是思绪被放的太散,人回到深圳可是感觉心还没有回来,不知道心思还漂浮在北疆的哪片天空,和哪片云彩做伴,也许象这两只迷途的小羊? 
     nEO_IMG_DSC_0283

  • 在外面呆久了,不由得怀念起城市的生活了。离开巴音布鲁克75公里后,我们开上了218国道,到巴仑台大概有100多公里左右,路况可以说是很糟糕。路面用砂石铺垫,非常颠簸,所以车辆要不时地行驶到便道上才可以通过。

    1

     

  • D4—5新源—那提拉—巴音布鲁克

    今天是08年的7月7日,是我们在新疆的第四天。若干年之后,当我回忆起这一年的这一天的时候。它应该是明黄色的。从新源去巴音的路上,先是遇到了大片的向日葵,接着就是收割后的麦田,麦杆堆成一垛。我们找了个高地往下望,看到大地就像打着鲜艳补丁的衣服,当然补丁是绿色的,衣服本色是黄色的。我们就和小孩一样,在那发呆,在那等光线。

    天空时阴时晴,有时突现一片亮光,像天门在慢慢打开,然后透出一片纯净的蓝天,那颜色和周围的云层形成了...

    1

  • 期望中的巴音布鲁克本来是2007年第一次游历新疆就想去的地方。但当时是秋季,草原并不是个好的游玩季节,而且需要越野车,只好作罢。

    这次总算满怀期待,我们来了。

    1

  • 路上遇到一块麦田,伪摄影爱好者们就停下来等了会光线。
    1

  • 离开了喀拉峻草原之后就经独库公路前往巴音布鲁克。
    据同行的罗娜讲,她给别人看没处理过的原片,别人都比较震撼了,所以很期待我这一组独库公路。
    我们在那里遇到大雨,大雾到大晴天,经历可谓多样。
    而且应该从今年开始独库公路就不通车了,改走山下,看不到这样的景色。
    谨纪念之。

    13

  • 10

  • 如果说新疆的草原是中国草原的皇冠的话。

    那么喀拉峻草原就是皇冠上的明珠。

    4

     

  • 虽然过去了两年,但2007年的新疆之行仍然在我心里时刻闪现。

    前一段到了上海,却发现当时的那些队友们,忽然之间,在长三角的已经有不少。

    藏包原来就在上海,小白和双双都在上海发展了,杭州的刀刀我周末的时候去联系了一下,但机缘不巧合,没有机会见到。

    重新整理了一下南北疆的攻略,方便以后资料查询。





     

    ...

  • 喀拉峻被号称为新疆最美的草原是有道理的。

    俗话说风景在路上。

    看看我们在看完了熏衣草之后,在去喀拉峻草原的路上还有什么可看的风景

    5

  • 伊犁风情

    导语:俗话说不到伊犁不知道新疆之美,无论是声名在外的那拉提,还是后起之秀的唐不拉, 伊犁草原均展现出超然绝美的气质。在这个初夏的6月,碧绿的赛里木,薰衣草与向日葵旺盛的昭,牛羊成群的喀拉峻,天鹅栖息的巴音布鲁克……哪一个你不心动,哪一个你能拒绝?

    撰文、摄影/黄果 编辑/徐巧

    注:文章是杂志编辑徐巧写的。

    将会在近期发行的《汽车之旅》杂志里刊登。

    1

  • 曾经去过的地方,当听到别人说起的时候,心里就多了一份牵挂。

    比如今日之泰国。

    初夏就要来了,很多人在谈去新疆看花,我就想到了去年夏季新疆草原之旅,难忘的昭苏熏衣草。

  • 新疆的驻军有一个比较独特的建制就是农垦军团。

    按我的理解就是古代的屯田制,军屯。

    新疆地大物博啊,所以每个军团都划分了一块地方搞农业。

    昭苏所在的65团是最精彩的,像熏衣草,油菜花和向日葵都在这里,也是我们此行的重点。

  • 塞里木真是个出片的好地方。

    最好要骑马上山。

  • 如梦般的塞里木湖
    湖边的帐蓬与小屋。
    仿佛那就是一条天路,我们骑着白龙马而上。 




     

  • 塞里木的照片最喜欢这一张。
    有些魔戒中树人精灵的感觉。

  • 回想遥远的清代,我的同乡林则徐从广东被贬伊梨,那是多么遥远的行程啊。

    根据史料记载,道光二十二年七月初六(1842年)林则徐自西安出发赴伊犁途中赋诗,同年十一月初九,林则徐抵达戍所伊犁。

    也就是说从西安到伊犁整整花了四个月的时间。 

    要知道那时候的条件可比现在艰苦得多,好在在一路的美景陪伴着林文忠公,也是在这一路上,文忠公更加坚定了:““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决心。

    伊犁那时候可以算是新疆的首府,而现在则在国际边境线上了。
    中国之西北,失地不知几许。

    而据考证,林则徐所流放的伊犁原址在现在的中国地图上,已经是位于国外了。

     对于今天的人来说,许多人到过最西的地方就是西安,在清朝更是连有识之士也并不知晓其辽阔与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