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年12月15日

    第三封信: 黑匣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uangguo-logs/169307149.html

    每次坐飞机都是一次生命的赌博。

    虽然航空业通过了6Sigma,安全系数比陆路交通要高得多。

    但由于死亡率比较高,再加上飞在空中,人的安全心理,所以坐飞机的时候总是忐忑。

     

     

     

    SDIM1179

     

    在马尼拉飞往科隆的飞机上,由于气流的原因,飞机如同连续一个月加班的员工,烦躁地颠簸起来。

    记得在那个初冬,飞往北京的航班上也遇到类似的情况。

    起飞之时,天空中下着小雨,从机舱往外望去,一片漆黑,就如果沮丧之时看待人生一样。

    飞机向着北京的飞行了四十分钟左右,

    突然之间,

    一道闪电在机舱窗户边上一亮,伴随着是一声闷响,像是寒冷的冬夜,装了消音器的沉闷的枪声,让我想到了喀布尔。

    以前我坐飞机的时候没有遇到这种情况。

    于是叫来空姐问一问。

    见到空姐的时候,虽然得到的语言信息上,飞机没什么问题。

    但从空姐的肢体语言上,发现她手心藏在背后,脸色都白了。

    于是我知道,情况不好。

    过了五分钟左右,机长宣布,在出发四十分钟之后,我们重新返回机场进行检修。

     

    这时候我的心里忽然有些忐忑不安起来。

    我曾经在十几岁的时候,经常思考生死的问题。

    结果就是整晚整晚地睡不着,生怕睡着了之后就醒不来了。

    到后来想通了这个问题之后,就把生死问题看得很淡了。

    但这一刻,忽然感到心慌,有些害怕。(去过伊朗、阿富汗的人不应该乱害怕的)

    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

    于是在想究竟是为什么。

    答案很简单:因为有你。

    有些后悔,在登上飞机之前,

    没有跟你通个电话,听听你的声音。

    没有在临上机前告别的短信里写上甜蜜的话。

     

    SDIM1189

     

    人到了那一刻,往往都会回顾自己的一生。

    想想还有什么值得自己牵挂的,想想还有什么自己没做的事值得自己遗憾的。

     

    不知道你到了那一刻,会想到什么事,会想到什么人。

     

    我不知道假装深爱一个人,需要多少功底?

    也不知道假装不认识一个人,又需要多少演技?

    那时候,我坐在飞机上,强忍着肚子的不舒服,手里攒着美亚的旅游保险,受益人一栏上写着你的名字。(此处非植入广告)。

     

    不同的人在面临这一刻的时候,反应很不一样。

    古人在这一方面,有着今天的人没有的豁达与智慧。

     

    信奉法家严刑酷法的秦相李斯在就刑之前对着一起奔赴黄泉的儿子说道“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孩子,你还记得嘛,那时候,我领着你们哥儿几个,牵着一只黄狗,出上蔡东门去猎兔的情景么?看来,这样的闲情逸致,大概是不可再得了。”

    亡于“八王之乱”的西晋文学家陆机遗书于司马颖后叹曰:“华亭鹤唳,岂可复闻乎!”

    两者何其相像,所以李白在《行路难》中将两者相提并论:陆机雄才岂自保?李斯税驾苦不早。

     

    SDIM1190

     

    狂放之士在这一刻也变得柔软

    嵇康临终时说“昔袁孝尼尝从吾学广陵散,吾靳固之,广陵散于今绝矣!”

    金圣叹与儿子同赴刑场,留下的遗言是一副对联:莲(怜)子心中苦,梨(离)儿腹内酸。还有一个版本是“花生米与豆干同嚼,大有火腿之滋味。得此一技传矣,死而无憾”。

     

    有的人,到了那一刻依然想着超越自己的崇高的理想:

    北宋宗泽老将军,临终之时,无一语及家事,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三呼过河,过河,过河。

     

    世界冠军容国团乘坐飞机出国比赛的时候,飞机出现故障。

    空乘人员要求每个人都留下遗言。

    容国团引用了杜工部的诗句“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SDIM1192

     

    我也搜刮肚肠,看看自己脑海里死记硬背下的那些诗句有哪句适合留下的。

    但头脑一片空白。

    那我就用自己的话语对你说:

    我不害怕死亡,但怕死了之后,听不到你的消息了。

     

    是啊,我习惯了想你,习惯了等你,就是不习惯没有你的消息

     

    你问我有多爱你,
    就这么多,
    够不够?

    分享到:

    评论

  • 欣赏古人临死的豁达超脱,那些美丽的诗词信手捻来点缀生活。也曾多次思考到死的问题,也许在哪次旅行路上?未尝不是一种幸福。但终究不知道将来是什么样情境,也无法选择自我结束。如果随时离开,最伤心的必定是父母,所以总要给他们些最实在的保障。于是早两年我已经买好保险写了母亲名字。金牛,是考虑实在温暖他人的人,表扬你我,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