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年02月21日

    如果还有明天——南越的第 44个瞬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uangguo-logs/193106339.html

    如果还有明天
    你想怎样装扮你的脸
    如果没有明天
    要怎么说再见

     

     

    越南美奈的沙丘。

    人的一生,有一位知己携手共同走过,是一种缘份,更是一种更大的幸福。

     

    DSC_1623

     

    小沈阳初登春晚舞台,就给全国人民贡献了两个流行语。

    一是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是,人死了,钱没花完~~~~~!人生最最痛苦的事情是,人没死,钱也没了~~~~~

    其实这句话的原版语出美国金融大享摩根。

    二是眼一闭一睁,一天过去了,眼一闭不睁,一辈子过去了。

    所以当我上床睡觉的时候,总想着“如果还有明天,你想怎样装扮你的脸”

    南越的100个瞬间这一系列的文章,也写到快要一半,五十首歌了。

    其中绝大多数是情歌,这也是主流流行文化的趋利性所致。

    但情有爱情,亲情也有友情。

     

    今天来说一说友情。

    《如果还有明天》和薛岳、刘伟仁两位情同兄弟的音乐制作人。

     

    现在的歌迷熟悉这首歌是因为信乐团翻唱向薛岳表达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A2MzA2MDg=.html

    (有人认为,这个版本集中了薛岳的原唱,信的纪念和柯有纶的RAP,是极佳的一个版本,我倒是觉得太多人的演绎,使得那种单一的感情变得多维而复杂了。)

    老一点的歌迷了解这首歌,也许是张学友2003年在金曲奖上的演唱。

    我找到了如果还有明天的众多个版本。

    薛岳原唱版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kwOTk5MjQ=.html


    这一首是绽放、谱写生命的一首歌曲,和薛岳、刘伟仁息息相关。

    薛岳祖籍福建霞浦,我喜欢这个名字,和抗日名将,领导了万家岭大捷的老虎仔,陆军一级上将薛岳同名同姓。

    在获知自己得了晚期肝癌的情况下,薛岳加快自己最后一张专辑《生老病死》的制作,其中死的部分就交由刘伟仁操刀。

    他找到好友刘伟仁,薛岳深知刘伟仁的生命中,不堪、痛苦、挣扎和希望也每天如影随形地提醒着他,因为刘伟仁从小就患有眼疾,随时有失明的可能。那一天下着大雨,两个好友坐在车上许久没有说话,薛岳平静地对刘伟仁说,“我死了以后,你把我的眼角膜摘去用吧。”空气里只有雨声和湿气,两个大男人望着后视镜静静地痛哭。之后,刘伟仁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家里,吃癌症病人吃的食物,模拟卧床不起,不能洗澡、只能擦拭身体的状况,“最重要的是心灵,必须要跟薛岳在一起。”

    于是有了这首神作《如果还有明天》。

    薛岳说,我生在舞台,死也要死在舞台上。

    在《灼热的生命演唱会》上,薛岳以此曲向所有的歌迷告别。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g4Mzg3NDAw.html

     

    音乐才女黄韵玲(创作林忆莲《飞的理由》梁静茹《最快乐那一年》江美琪《是否这就是爱情》林晓培《失忆》,我最喜欢她自己的《三个人的晚餐》)在回忆起那一场最后的演唱会的时候,不由动情泪下。

    “那时候薛岳身体已经不行了,到后台的一路上都是护士,薛岳有的时候唱到一半就要去吸氧。”这是告别的演唱会,不仅是对音乐告别,也是对生命的告别。于是那一场演唱会,诸多的台湾音乐人都参加了。

    “薛岳站在台上最靠近观众席的地方,开始点名,我知道你有来,童安格,你下来,李亚明,你下来,黄韵玲,你有来。。。”

    “他拥抱每一个朋友,会记得每一个朋友的事情”。

    伍迪 艾伦说:人生不美好,而且短暂。

    走的那一年,薛岳36岁。

     

     

    再来说刘伟仁

    薛岳曾说刘伟仁:他是与疯子只有一线之隔的天才。

    1990年11月,薛岳离世,刘伟仁在歌中写,“我们都有看不开的时候,总有冷落自己的举动,但是我一定会提醒自己,如果还有明天。”但现实中,他迷失了。他的眼睛开了9次刀,他爬上8楼纵身一跃,想要随薛岳而去,却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刘伟仁在纪念薛岳的演唱结尾说:”这个人叫薛岳。他呢在演唱会上说了最后一句话,让我们让我们,就哭了,今天我们一起把他结束。”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A5MTkwNzM2.html

     

    就像替薛岳延续音乐生命一般,刘伟仁继续传唱这首歌,同时还成立了音乐教室,因为这是薛岳生前和他共同的梦想。
    刘伟仁好想告诉他,“我做到了!”刘伟仁说,“这个音乐学校在心灵上,永远有你的一份,因为我希望你能够跟我一起做,可惜没机会。”这也成了刘伟仁心中唯一的遗憾。

    2011年6月23日清晨5时52分,肝癌末期住进安宁病房的刘伟仁不敌病魔,病逝于台北医院,享年50岁。

    在天堂,他们会继续用灵魂合唱,告诉我们——一定会有明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