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年09月19日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南越的第 53个瞬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uangguo-logs/222438061.html

    常记溪亭日暮,
    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
    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
    惊起一滩鸥鹭。

    西贡街头。
    人力车是外国游客游览西贡街头时常用的交通工具。

     

    有没有一首歌会让你想起我?
    真是很好的一首歌名,一句文案。
    《如梦令》这首歌让我想到你了。
    我的外婆。
    你走的那一天,你教过的最后一届学生来送你,手上拿着李清照的词。
    他们说,你有一个心愿——再为他们讲一次《如梦令》
    其实,我在每个月的一号,都会为你念这首《如梦令》,不知你听到没有?
    接着,我也会读我自己最喜欢的李清照的作品,
    不是词而是诗。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我是“外婆,我好想你”的分割线—————————————
    你走了,
    你终于走了,
    你还是走了。
    你走之后第二天,我经过医院的时候,还习惯性地往里面走,却忽然意识到你已经不在三楼的那张病床上了。
    当了一辈子的老师,教龄超过四十年。
    除了那些荣誉和学生的评价之外,我觉得您最大的成就便是“言传身教”。
    王阳明先生所谓的“知行合一”,其实正如胡适先生所言“知不易,行也不易”。
    从言传来说,我很遗憾没有在课堂上听您上过课。
    后来有一位您的同事,一位英语老师和我在追忆起您的时候,
    说到大家教学讨论的气氛很活跃,您只说了一句话,让她终身难忘,
    您说“备课要备到人头”。
    从身教来说,我从您那里受益颇多。
    你给我上的最后一节课叫坚强
    中年丧夫,晚年丧女,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而就算是面对病魔,你也时刻保持着达观的态度。
    在刚刚发现病症的时候,
    医生说保守地估计只有三个月的时间,
    结果你坚持了整整一年。
    并且井井有条地把事情安排好,
    在第一时间把照片给拍了,并且交待了后事。
    然后,
    然后我就看到你的身体一天一天衰弱下去,
    体重不断减轻,头发日益稀少。
    你走得并不安宁,病痛的折磨让你不得不依靠药物镇病。
    而为了让我们不太担心你,
    你即使满头是汗,也很少发出声音或者展现难受的表情。
    自从上大学之后,我就离开家一个人在外面东奔西跑,
    而您总是很理解地说,应该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擅长做的事。
    好容易有机会回来,希望能多一些时间陪在你的身边。
    而你就这么快走了,走之前还数次跟我说抱歉在我回来的时候,她却这样,给我添麻烦了。
    其实,这些多年在外面跑和喜欢旅行也是受了您的影响。
    第一次长假出行还是在我十二岁的时候,您退休的时候和您一起去北京、天津、石家庄和承德。
    那时候你还开玩笑说我们俩人的平均年龄是四十岁,年富力强。
    你知道,星期四出生的孩子会走得很远。
    如今想起来,
    恍如隔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