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年05月01日

    琅勃拉邦早市(一)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uangguo-logs/232787242.html

    nEO_IMG_DSC_8027

    正正好整整一年了,从去年五一开始写老挝的游记,当中停下间歇的时间太长了。

    还是给自己一个目标,今年之后要把老挝的游记写完,MS今年一年一篇游记都没有开始起笔过。

     

    nEO_IMG_DSC_8031

     

    话从琅勃拉邦讲起,无数旅行者到这里就是想看日出时分的布施。

    身着橙色服装,肩上挎着铜锅的僧侣们鱼贯而出。

    那时候你才知道这个古城原来有这么多的僧侣。

     

    而大家以这样的生活习惯生活了几百年。

     

    nEO_IMG_DSC_8050

     

    其实我印象最深的并不是那些看起来仪式化和神圣化的群体布施场面。

    一直留在我脑海深处的回味是两个场景。

    其一,一排鱼贯而行的僧侣旁边坐着一个衣着破旧的人,他拿着塑料袋坐在那里,而其中一个僧侣将刚刚布施得到的糯米团子放到了他的袋子里。施与受,有的时候施就是受。

    其二,当我们在一家早餐店吃米粉的时候,有一个小僧侣,不知道是不是落单还是独立化缘,来到了这家店。老板娘的年龄足够做这个小僧侣的母亲了,但还是很自然地跪下,接受小僧侣的祈福。

     

    nEO_IMG_DSC_8052

     

     

    到一个地方,都很习惯到早上的清晨市场去走一走。

    当然,我可以美其名曰地说这是了解当地人民的生活,

    你也可以直指人心地说吃货又饿了。

    nEO_IMG_DSC_8053

     

    老挝在独立之前曾经受法国的控制与影响。

    特别是琅勃拉邦的气场比较适合法国的浪漫文化。

    于是法国人留下了许多踪迹。

     

    其实,相对于留下建筑来说,百年之后,尚存多少?

    我还是更希望自己的文化在人们生活习惯中留下印迹。

    比如饮食。

     

    法国人同时在越南和老挝,称为中南半岛的地方留下了法棍。

    这是一种长条形的面条,里面夹杂着火腿肉,黄瓜、生菜和色拉酱。

    你基本可以认为这是一种加长版的KFC鸡腿堡。

     

    nEO_IMG_DSC_8066

     

    这个猫头鹰饰物里面装着灯泡,晚上亮起来一定很可能。

    nEO_IMG_DSC_8071

     

    整个东南亚对于烧烤的热爱我觉得我用多少文字都无法表达出来。

    不过他们的烧烤手艺真不能让人恭维,犹记得在菲律宾长滩当地人把那一只鲜活的龙虾烤成了五雷轰顶的焦黑样子。

     

    nEO_IMG_DSC_8072

     

    当地的菜场,以老挝的经济发展水平,这里面恐怕很多都是有机蔬菜吧。

    难怪说国内买的菜,越来越少的菜味了。

     

    nEO_IMG_DSC_8077

     

    竹筒里面是糯米饭。

     

    nEO_IMG_DSC_8082

     

     

    nEO_IMG_DSC_8084

     

    这样的小菊花是用来礼佛的,在印度和泰国经济可以看见。

    倒不知道这样的菊花生长环境与习性是怎么样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生长得极旺,因为像印度搞一次大型的宗教盛会,像这样的菊花的使用量是惊人的。

     

    nEO_IMG_DSC_8085

    nEO_IMG_DSC_8086

     

    可爱的姜们,怎么是紫的呢,恐怕是被捆绑得憋出来的吧。

    nEO_IMG_DSC_8088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