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年09月10日

    以饮食来纪念一个城市:北京 - [北京一夜]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uangguo-logs/235911880.html

    以饮食来纪念一个城市 北京 
    黄果 
    这两天的深圳经过一场秋雨之后,天气显然是变凉了,早上和晚上凉风袭人,把家里的凉席换下,换上了棉的床单,这样的日子应该是容易入睡的。但我睡不着,这样没有太阳,灰蒙蒙的天气像极了北京的晚秋,秋风瑟瑟,没想到今年的秋意来得这么早。耳边传来张学友的那首《秋意浓》(大家看过《国产007》吧,这首歌 另外一个版本叫《李香兰》) 
    弗洛伊德说,人类自古以来有祭祀的习惯,于是共享神的祭品成了人类交流与分享友谊的一种手段。于是在潜意识中与对方分享食物,共同进餐意味着将对方当作朋 友。在现代阿拉伯某些地方,当你接受他们的食物的同时也意味着成为他们的朋友,接受他们的保护。但这并不是不限时的,一段保护的时间是食物停留在胃中的时 间。在人类的饮食中,再也没有比火锅这种饮食方式更让人感受分享食物的含义了。不管什么原料,都同置一锅,大家觥筹交错,各取所需。友谊在这样的一种仪式上展现了出来。 
    我刚毕业的时候,在北京工作,固定一月两次,我们的同学到我家聚会,做菜太麻烦,那时候也是刚刚独立生活,做菜远没有现在这么熟练,于是具有北京特色的涮 羊肉成了我们唯一的选择。北京超市的羊肉片性价比很高,也不乏上好的佳品,比如北京有一家十点利的仓储式超市,都开在地下,叫顺天府,那里就可以买到东来 顺的羊肉,也只是十一元一斤。很有意思的是到北京吃羊肉,很多店都是以八两为一盘,这也许是以前一斤为十六两的计量方式所留下的吧。 
    别看自己弄火锅简单。首先,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用电火锅的话,最好用那种分离式的,而且1200W的功率是六人以上火锅的唯一选择。另外,在挑选原 料上也要费一份功夫,如果大家都不提前来的话,就是我一人负责了,一般我会买萝卜、草菇,强烈推荐试试在羊肉汤中放些草茹,最好是整个的,喝这汤真有在 草原上那种清新的感觉。

    记得在一个冬日的早上,我在家楼下的一个小摊上买了两只本地鲫鱼,就是鱼骨头很多的那种,买回来 却犯傻了,因为原来在超市里买鱼都是给杀好的,这次贪方便,却要自己杀鱼了,从来没干过这个,于是二话不说,先打电话问同学,未果,好像没一个人做饭比我熟练的的,只好打长途回家,最后终于明白了,不管以什么方式弄死鱼,最重要的是不要把苦胆给扎破了。最后这鱼下汤的时候,配合羊肉的味道,太鲜了,这也许是因 为这鱼是我自己杀的,就像俗话说的,自己做的饭最好吃。安徽有一道菜据说是黄帝厨师的夫人所创的,叫“鱼咬羊”,大家想想其实鱼咬羊这个字就是一个鲜字。

    还有就是自制冻豆腐,到了深圳才发现好像南方吃火锅的时候下冻豆腐的比较少。每当回忆起这段时间的时候,总有一个小细节浮现在我的脑海。同学们都来了,就 座之后,我们都习惯性地要一种叫“桂花陈酿”的酒,我们这批人基本不喝啤酒,葡萄酒也很少喝,最多就是喝喝那餐前酒,特别甜的,开胃的那种。这种桂花陈酿 据说原来是宫廷酒,改革开放后才重新整理古方挖掘出来,有种桂花的陈香,特别适合秋天这个北京最美的季节,所谓的“八月桂花香”,那是农历的,换算成公历 就是九十月份了。我想这种酒配合横行将军,无肠公子怕也是再合适不过了。可惜在北京的时候海鲜太贵,基本上只能抱一种“眼不见,心不烦”的态度,好在现在 回到南方了,可以对海鲜大快朵颐了。每半年,我清理一次酒瓶,把阳台上的酒瓶收拾出来,拎着满满两个手提袋就把酒瓶送去给收破烂的了。在电梯遇到房东大 妈,房东说小伙子看不出来啊,原来以为你不抽烟,不喝酒,没想到喝得还挺凶,一星期一瓶吧? 
    不太习惯在深圳吃涮羊肉,小肥羊等汤味还重,羊肉还未下锅,就已经浓香扑鼻,难免有喧宾夺主之嫌。我喜欢的是北京式的涮锅,虽然说北方的菜一般味重,味 杂,但北京的涮肉可不是这样,讲究的是汤清盘干,从前者来说汤清意味着只用白开水,这样最能体现出羊肉的味道,那种鲜味,从盘干来说,北京的羊肉选材与加 工颇为讲究,一般吃肉都不会在盘子里剩下碎肉的。而整锅汤也就是几个香菇和葱白漂浮水面上,整个火锅的主力是羊肉,羊肉,还是羊肉。想到这里,我知道了不 是我不喜欢深圳的涮肉,而是我怀念在北京的生活,饮食就这么容易地与城市的回忆挂钩起来。 
    想念北京,秋天的北京是一个蓝天白云,飘落一地银杏叶的唯美电影场景,十月底,北京的玉渊漂与钓鱼台都会聚集了一批情侣,在晚秋中品味刚刚开始的幸福生 活,是不是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味道呢?秋天是个收获的季节,秋天是个完美的季节,秋天是个感伤的季节,我必死于秋季。无论如何,北京的秋天还算是有些看头的,但到了北京的冬天却是头脑一片空白了,而满眼也是一片雪白。 但这是时候却是极佳的吃羊肉火锅的冬季,所谓冬季进补嘛,我特别喜欢和朋友们围座在露天的位置,用铜锅木炭,看着锅里升起的烟和沸腾的浓汤,而外面则是大雪纷飞的白茫茫的世界。心里不免浮现出一句诗“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
    把记忆拉回到现在,现实生活是很残酷的,不能因为想念一个城市就请几天假飞去,于是只能邀三五好友,找个有所回忆城市气息的饭店, 用饮食来怀念一个城市。套用金圣叹的句式,有食随所思,不亦快哉,有朋自远方来,不亦快哉,物美而价廉,不亦快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