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年08月04日

    在朝鲜,鸟儿是自由的(7)——我们不该被忘记,中国人民志愿军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huangguo-logs/64491206.html

    《明朝那些事》中,就万历抗日援朝就一事件,作者写下了这么一段话:

    历史上确实存在过这样一件事情:        
    四百多年前,有一群人为了摧垮贪欲和邪恶,远赴他乡,进行过一场伟大的战争,在这场惊心动魄的较量里,他们中的许多人,为此献出了自己的一切。        
    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知道这一切,知道有这样一场战争,有这样一群人,曾为了捍卫自由与正义,英勇奋战,毫无畏惧。        
    为了那些无比的智慧,无畏的勇气,以及无私的牺牲。

     

     

    不管这本书写得怎么样,但作者是带着感情去写的。

     

    为了感谢这些帮自己赶走倭寇的中国人,朝鲜政府修建了大报坛,年年祭奠。

    但不知不觉之间,这大报坛就没有了。

     

    西方社会不太理解中国这种天朝中心的进贡制度,将其简单等同于西方的宗主国与殖民地之间的关系。

    其实以中国传统政治的好大喜功的面子工程,往往这种进贡变成厚往薄来的变相赏赐。

    从更大的角度来说,也是国与国的贸易或是一种经济行为。

     

    在中国关系密切的这些属国中,中国出力最大,最没有私心的就是对朝鲜了。

    看看当年朝鲜国王宣祖李昖是怎么说的:

    “中国父母也 ,我国与日本同是外国也,如子也。以言其父母之于子,则我国孝子也,日本贼子也。”(《宣祖实录》卷37)。

     

    朝鲜近现代的几次大战都有中国的助力。

    第一次对日。中朝联军获胜。

    第二次对日,在随后的甲午战争中,世界第六,亚洲第一的中国北洋舰队失利,《中日马关条约》签定。

    朝鲜成为日本的殖民地,中国走上了变法图存的道路。

    第三次对美,五十年后,中国,朝鲜两兄弟又手拉着手,抵抗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这一次是平局。

     

    大报坛虽然没有了。

    但重新建起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纪念碑,即朝中友谊塔。

     

    然而在后面的参观和解说中,我们震惊了。

    首先看到的是正中一幅巨大的画像,金日成满脸红光在处于中间,彭德怀一脸媚笑陪在身后。

    我承认自己艺术品味不够高,有可能是误读。

    但导游的解说当中,朝鲜战争的胜利完全是由伟大的领袖金日成所领导的,根本没志愿军什么事。

    而且别的地方,像万寿台,主体思想塔都干干净净的。

    只有这里冷冷清清。

     

    我和老韩买了束花,给志愿军战士敬上。

    老家有人来看你们了。

    那天,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nEO_IMG_DSC_6251

     

    友谊塔地下的展室中有中国阵亡将士的名录。

    一本是士兵的,一本是军官的。

    战士第一名杨根思,第二名黄继光,第六名邱少云。

    军官的第五名是毛岸英。

     

    中国军人真的伟大。

    在国内百废待兴,装备落后的情况下,逼和了世界最强大,海陆空军立体化配合的美国王牌军队。

     

    当时,美军陆战第1师、步兵第7师在志愿军的打击下,全线崩溃,向南逃跑。邹士所在3连,在夺占1282高地及柳潭里后,奉命从侧翼追击美军。部队急行军,追至死鹰岭上。死鹰岭下是一条公路,通向下碣隅里,那是敌人逃跑的唯一一条公路。按上级部署,死鹰岭应该有友军第20军的部队担负阻击。
         很快,邹士的3连在死鹰岭上发现了志愿军的一个阻击阵地,大约一个连的官兵潜伏在这里。邹士一眼就认出,这是20军的部队。第20军是志愿军第9兵团最先入朝的部队,走得最仓促,部队甚至没来得及换发服装,带着大沿帽就跨进了朝鲜北部的高寒区。

        阻击部队依托地形,每个人都用工兵锹在冰雪上刨出一个坑,人蹲在坑里,枪口直指下方公路。阵地隐蔽巧妙,从下方根本看不到岭上的伏兵。官兵们战场纪律过硬,整个阵地只有风声呜咽。
        邹士上前去拉一个战士,却发现那个士兵早已冻成了一个硬梆梆的冰。3连赶忙检查其他战士,才发现阻击阵地上所有的人,都已被活活冻死在阵地上。3连官兵眼含热泪看着这些战友的遗体,潜伏在冰雪坑里的烈士们,依然穿着国内配发南方部队的薄棉衣,单层胶鞋。冻得实在受不了了,战士们就用毛巾把耳朵捂起来。但这些御寒方法,在死鹰岭,是多么微不足道。据战史记载:这场阻击战爆发前一周,1950年11月27日,朝鲜北部普降大雪,气温在零下30摄氏度以下,然而这支英雄的阻击部队,在整整一个连,全建制冻死在阵地上,无一人离开岗。每个士兵冻死时仍然保持着战斗姿态,100多支老式步枪,枪口直指岭下的公路,历史从来不能假设,但是如果烈士们当时能穿上一件大衣,后撤的美军王牌陆战第1师和步兵第7师,决不能轻松通过这里。这个全部冻死都无人撤退的连队,即便不能完全堵住美军,至少也要扒下美军一层皮。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沙漠里的第七天 2009年08月04日
    清迈双龙寺 2008年08月04日
    羊肉,放开吃 2007年08月04日

    评论

  • 致敬
  • 默哀
    致敬
  • 致敬 永远致敬
  • 我常常觉得,只有具备开拓未来胸襟和能力的人才敢(会)正视历史。反之亦然。